413:何子腾痊愈,手撕徐瑶米晨(二十一更!)(1 / 2)

>

看到这一幕,米晨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为什么院长会对叶灼这么恭敬?

没错。

叶灼是挺漂亮的,也很有气质,可她在漂亮,在有气质,也只是个女人而已。

云建国是第三人民医院的院长,是个不小的官职,背景也非常强大,平时一些贵族想巴结都巴结不上。

可现在

就在米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叶灼淡淡开口,“云院长,给我安排个手术室,我要马上给何子腾手术。”

“可以,”云建国点点头,接着道:“我马上去安排。”

“十五分钟可以吗?”叶灼问道。

“没问题。”

叶灼微微颔首,“那一切就拜托你了云院长。”

“应该的。”云建国有些惶恐的道。

院长让人去安排手术,叶灼则是开始准备术前工作。

这个手术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,何子腾很有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,所以还得何家父母在同意书上签字。

只有他们同意了,才能进行手术。

眼见所有的工作都在紧张的进行着。

徐瑶捏了捏手指,心里有些着急。

也不知为什么,她心里总有种不详的预感,觉得叶灼能把何子腾治好。

万一何子腾真的好了怎么办?

不行。

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眼看着何家父母马上就要在同意书上签字,徐瑶开口,“不能签!”

听到徐瑶的声音,躺在床上的何子腾恨不得马上爬起来,直接撕开她的脸。

这个贱女人想干什么?

她是不是想阻止叶灼给他做手术!

也对。

只要他死了,徐瑶就可以凭借肚子登堂入室。

徐瑶恨不得自己马上就死了。

又怎么会让叶灼救他?

现在怎么办?

何子腾非常着急。

希望父母能早点看穿徐瑶的真面目。

闻言,何父正在签字的手顿住了,回头看向徐瑶,“怎么了瑶瑶?”

徐瑶整理好脸上的表情,接着道:“伯父伯母,你们出来一下,我有话要跟你们说。”

“我先把字签了。”何父道。

“不行,等我跟你们说完,你们在考虑要不要签。”

何家父母相互对视一眼,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疑惑,而后跟着徐瑶一起走到门外。

“瑶瑶,你要跟我们说什么?”何母问道。

徐瑶接着道:“伯父伯母,你们不觉得叶小姐太年轻了吗?”

何母点点头,“叶小姐确实很年轻,不过,她虽然年轻,但她有能力。咱们华国的第一架航空母舰之母就是叶小姐!”

年纪并不等同于实力。

徐瑶眯了眯眼镜。

她只是在何子腾那里听说过叶小姐这个名字,并不知道,叶灼的来头这么大!

这样救更不能让叶灼给何子腾做手术了!

因为叶灼太厉害了。

徐瑶接着开口,“叶小姐是一名科研工作者,科研和医术本就是毫不相干的两个职业,而且,叶小姐也说了,她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,万一,手术失败了怎么办?”

闻言,何母一愣。

何父接着开口,“让叶小姐试试,至少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,可若是不让叶小姐试试的话,就半点把握都没有了!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的看着子腾就这么一辈子躺在床上,什么也干不了吗?”

身为父母,他们见不得儿子这般。

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,他们都要救。

徐瑶微微蹙眉,“伯父伯母,你们把这件事想的太简单了!如果手术失败的话,我们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子腾了!现在这样,我们至少还能每天都看见子腾,守着子腾!无论怎样,活着都要比死了强!”

闻言,何母楞了下。

其实,徐瑶这番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何父道:“瑶瑶,我理解你的心情,可是,我现在必须要试试,博一博!万一子腾好了呢?你就肯定手术会失败?”

徐瑶摇摇头,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就是在担心子腾!”

何母笑着道:“瑶瑶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。子腾以前非常信任叶小姐,我相信,子腾现在要是清醒状态的话,也一定会同意让叶小姐给他治疗的。”

说到这里,何母握住徐瑶的手,“瑶瑶,就让我们一起来期待奇迹吧!”

徐瑶很着急,就在她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抬头间看到了米晨的眼睛。

虽然米晨什么话都没说,只是一个眼神而已,可她依旧读懂了米晨眼中的意思,也在一瞬间找到了主心骨,接着道:“那好吧,既然伯父伯父你们已经决定了,我就尊重你们的意思!”

何家父母点点头,转身往病房里走去。

徐瑶道:“伯父伯母,我去外面散散心。”

“嗯你去吧,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。”何母道。

徐瑶往外走去。

米晨就等在拐角处。

“你为什么不制止这件事?”徐瑶看着米晨问道。

米晨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,“放心吧,叶灼是治不好何子腾的。”

“你就那么肯定?”徐瑶接着道:“万一治好了呢?你知道叶灼是谁吗?她就是航天母舰第一人!”

可以载入史册的人物!

何子腾也是幸运,才能认识叶灼。

闻言,米晨非常不屑的道:“就算她是大罗神仙在世,她也没办法治好何子腾!”

“怎么说?”徐瑶看向米晨。

米晨接着道:“瑶瑶,实话告诉你吧,我不但制造了车祸,还在何子腾的体内下了剧毒!不出一个月,何子腾就会暴毙而亡!”

只要何子腾活着,对他就是一种威胁。

所以,米晨干脆一不做,二不休,直接用了毒!

“什么!你疯了!”徐瑶被吓了一跳,“万一被人查出来,何子腾中毒了怎么办?”

米晨笑着道:“他们要是能查出来的话,就不用等到现在了。还有那个叶灼,不是说她很厉害吗?她把脉的时候怎么没看出来,何子腾中了毒?”

这么一说,徐瑶又松了口气。

米晨说的很对。

如果叶灼真有那么厉害的话,就应该诊断出来了。

说明,叶灼根本就是虚有其表而已。

米晨接着道:“放心吧,不会有事。何子腾是必死无疑了!一个快死的人,是翻不了天的!”

徐瑶点点头。

病房内,何家父母把签好字的同意书交给叶灼。

叶灼已经换上了白大褂,戴上口罩的她,只能看到一双微微上挑的精致凤眼,“何先生和太太,徐瑶是不是怀孕了?”

“是的,”何母点点头,“叶小姐真是好眼力,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。”

叶灼神色不变,接着道:“徐瑶和米晨都不是可信之人,二位注意点。”

闻言,何家父母都是一愣。

病床上的何子腾非常激动。

果然叶灼还是叶灼。

居然一眼就看出了米晨和徐瑶不是好人。

但何家父母却有些怀疑。

毕竟。

他们一个有了何子腾的孩子,宁愿跟父母断绝关系也要把孩子生下来,一个救过何母的命。

会不会是叶灼看错了。

何父很快便反应过来,笑着道:“叶小姐,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米医生和瑶瑶都是非常好的孩子。”

叶灼神色不变,音调浅浅,“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何父点点头。

就在此时,小沈助理跑过来道:“叶小姐,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!”

“好。”叶灼微微颔首。

何子腾被推进手术室。

湛亮的手术等亮起。

气氛逐渐变得紧张起来。

两名麻醉师开始给何子腾打麻药。

叶灼慢条斯理的套上橡胶手套。

何子腾的意识从清醒到模糊,最后,沉沉睡了去。

手术室外,何家父母以及徐瑶等在外面。

徐瑶安慰他们,“伯父伯母你们别着急,子腾肯定没事的!”

不着急。

这种时候怎么能不着急呢?

转眼间,时间就过去五个小时。

从上午十一点到下午的四点钟。

何母看着手术室里,“都五个小时了,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有。”

徐瑶不着痕迹的勾唇。

手术时间长点好。

长点代表情况非常棘手。

“有的大手术十几个小时的都有,才五个小时而已,你先坐下,”何父捏了捏太阳穴,“你先坐下,晃得我头晕!”

他也着急。

可他毕竟是个男人,是个丈夫,是个父亲,就算他在着急,也只能放在心里。

何母坐下来。

就在此时,米晨拎着吃的过来,“子腾还没出来吗?”

“没有。”何母摇摇头。

米晨接着道:“伯父伯母,徐瑶,你们都守在这里一个下午了,先吃点东西吧,别一会儿子腾没事,你们倒先倒下了!”

何家父母接过吃的,“米医生,你有心了。”

“伯父伯母,是你们太客气了。”米晨道:“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徐瑶红着眼眶道:“我现在吃不下。”

何母递给徐瑶一碗粥,“哪怕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,也要吃一点。”

闻言,米晨跟着开口,“伯母说的对,你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候,更何况,前不久又动过胎气,要是营养跟不上的话,后面会非常麻烦的。”

这么一说,徐瑶才肯接过粥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转眼又是两个小时。

距离何子腾推进手术室已经有七个小时了!

何母着急的来回踱步,心急如焚。

米晨站起来道:“伯母,要不我去帮您打听下吧。”

“好,好!”何母忙不迭地点头,“那就麻烦你了米医生。”

“不麻烦。”

米晨去了副院长顾海涛的办公室一趟。

顾海涛正在里面办公,看到米晨进来,立即站起来道:“老米,你怎么来了?”

米晨递给顾海涛一支烟,接着道:“手术室怎么样了?”

顾海涛将烟点燃,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,“情况不怎么,我刚刚让人进去看了下,何子腾十有八九是下不了手术台了!就算下了手术台,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!听说那个叶小姐根本就不会医术,很多药都用错了!”

说到这里,顾海涛顿了顿,接着道:“不过这话你可千万不能传出去了,听说这个叶小姐来头还挺大的,连院长都得罪不起!”

“放心,我知道的。”米晨点点头。

其实他早就看出来叶灼根本就不会医术。

要不然,她也不会诊断不出他给何子腾下过毒。

顾海涛接着道:“连何子腾嫁人那边也不能透露半点风声!”

“嗯。”

从顾海涛这里出去,米晨就来到手术室门口。

“米医生怎么样?”何家父母立即站起来,看向米晨。

米晨道:“听说手术过程挺顺利的,伯父伯母你们不要着急,那心等着子腾出来就行。”

听完米晨的话,何家父母都松了口气。

手术顺利就好!

徐瑶看向米晨,“米医生,手术过程真的很顺利吗?”

米晨点点头,“是的,很顺利。”

徐瑶秒懂米晨话里的意思,松了口气。

时间又过去四个多小时。

此时已经是夜里的十点半,快十一点了!

距离何子腾推进手术室已经十一个小时了!

虽然有米晨的安慰,但何家父母原本安定下来的心,此时又提了起来。

十一个小时。

会不会等他们再次见到何子腾时,何子腾已经是一具不会说话的尸体了?

徐瑶也装作很着急的样子。

连晚饭都没吃多少。

何母既担心何子腾,又担心徐瑶,“瑶瑶,你这样可不行,得多吃一点!”

徐瑶摇摇头,“伯母,我不饿。”

何母叹了口气,“你这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了,怎么可能不饿呢?”

“我真的不饿。”徐瑶接着道:“伯母,你不用担心我,我要是饿了,会吃东西的。”

何母看向手术室里面,“也不知道子腾什么时候能出来。”

徐瑶握着何母的手,“伯母,您放心,子腾肯定能平安出来的。”

“嗯。”何母点点头,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不让自己哭出来,“一定会的,一定!”

哒哒--

就在此时,寂静的走廊中突然传来脚步声。

虽然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却让人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。

脚步声渐渐的近了。

何家父母抬头看去。

只见,一道修挺的身影正在往这边走来,身穿复古盘扣长衫,容颜如玉,一双清冷的凤眼里藏着无限威压,眼角下方生了一颗小红痣,增添了几分冷。

手里捏着一串鲜红的佛珠,于他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虽然他什么都没做,只是这么的往这边走过来,也让人觉得压迫万分。

这人是谁?

须臾,何父瞬间反应过来,立即站起来迎上去,“五爷。”

五爷!

难道这人是

岑五爷!

思及此,徐瑶瞪大眼睛,朝岑少卿的方向看过去,和何子腾认识这么长时间,她这是第一次见传说中岑五爷。

此时,徐瑶的脑海中就只有四个字。

惊为天人!

岑少卿微微颔首,低眸道:“手术还没结束?”

“暂时还没有。”何父道。

“多长时间了?”岑少卿接着问道。

何父回答:“将近十二个小时了。”

十二个小时?

岑少卿微微蹙眉。

岑少卿来了之后,让本就紧张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。

岑少卿本就不是什么话多的人,他不说话,其他人也就不敢主动开口说话,传言岑五爷的性子阴晴不定,万一得罪了这位爷怎么办?

好在,没过多久,手术室的灯就熄灭了。

啪--

这一瞬间,何家父母朝手术室的方向看过去。

很快,手术室的门被推开。

一群穿白色大褂的人从里面走出来。

虽然么都穿着白大褂,带着口罩,但岑少卿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叶灼的身影。

何家父母立即跑过去,“医生,叶小姐,手术怎么样?”

院长拉下口罩,笑着道:“放心吧,手术过程非常顺利,不过你们暂时还见不到何先生。”

暂时还见不到?

“为什么?”何母问道。

院长解释道:“何先生现在情况特殊,需要专业的护工料理。”

“那我们多长时间能看到他?”

“大概一个星期后。”院长补充道:“不过手术虽然成功了,但是,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,也有可能会发生伤情恶化的情况,你们家属也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听到一个星期后这句话时,米晨的眼底全是讽刺的神色。

一个星期不过是借口而已。

说不定何子腾现在已经死了。

要不然,医院也不会不让见人,也不必提前给何家父母打预防针,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